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柏石的博客

奇柏石

 
 
 

日志

 
 

番红花、藏红花和西红花  

2018-07-17 15:5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红花公认就是《本草品汇精要》(1505)和《本草纲目》(1596)所载之番红花,以及《本草纲目拾遗》(1765)所载之藏红花。《本草品汇精要》(1505)又名撒馥兰,《本草纲目》(1596)又名撒法郎,均系Saffron(有写作Safran,或saffraon)的音译。《饮膳正要》(1314-1320)之洎夫兰则系zafaran或zafarfon的音译。Saffron和zafaran是不同民族、语言的不同,同物异名而已。Saffron和zafaran等西文别名均见于世界卫生组织出版的药用植物专著(《WHO monographs on selected medicinal plants,V3》,2001),该书还列出来源于中文的别名有番红花和藏红花,但未列入西红花。

Saffron是世界上最贵的药用植物、最好的染料(食品色素)、最高档的香料,是远古先民选育出来的一个特殊的物种Crocus sativus L., sativus就是栽培的意思,其特点是花的柱头部分特别长,其香和色全在于此,生物学家认为是人为定向培育的基因突变种,其野生祖先至今无定论。古希腊克列特文明(铜器时代,公元前3000~1100年)壁画内容涉及采摘Saffron的场面;公元前1600年埃及的《纸本草》和公元前50~70 年的《希腊本草》(De materia medica )上都有Saffron药用记载。Saffron最迟在公元3世纪传入中国,有万震《南州异物志》(公元234~237年)为证:“郁金香,罽宾国人种之。先取以上佛寺,积日乃粪去之。然后贾人取之。郁金色正黄,而细与扶容里披莲者相似,所以香礼酒,郁花也。” 《唐会要》卷100说:“贞观二十一年,伽毗国献郁金香,叶似麦门冬,九月花开,状如芙蓉,其色紫碧,香闻数十步,华而不实,欲种取其根。”贞观二十一年即公元647年,罽宾国和伽毗国均指克什米尔,有的古文献称为迦湿弥罗,更接近梵名 Ka?mira的读音。此外,范晔编撰的《和香方》(公元430年前后)的自序云:“麝本多忌,过分必害;沉实易和,盈斤无伤;零蕾虚燥,詹唐黏湿。甘松、苏 合、安息、郁金、奈多、和罗之属,并被珍于国外,无取于中土”。收藏于正仓院中仓的奈良时代(710~794)的古文书之一香药方中用了郁金香。敦煌写本P3230《金光明最胜王经大辩才天女品》洗浴药方52味药,郁金香是其一,每味药后有梵文音译,郁金香之后附别名茶矩么(Kumkuma的音译)。以上证据确凿的文献所述郁金香或郁金都是指向鸢尾科的植物Crocus sativus L.,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第一,万震《南州异物志》是一部极为重要的史料,印度论述Saffron都以之为据,美国学者Andrew Dalby所著《香料的故事》(2002),和Edward Schafer所著《.唐代的外来文明》(2005),以及日本学者和久博隆所著《佛教植物辞典》(1992)等都考证郁金香、茶矩磨(摩、么)系鸢尾科的植物Crocus sativus L.,然而国内主流文化和学术著作到现在还坚持郁金香是百合科植物Tulipa gesneriana L.,我们应该醒悟到19世纪下半叶和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境地,科技落后,植物分类兴起深受欧洲Tulip文化影响(如小说和电影《The Black Tulip》;),错误地把郁金香和Tulip联系在一起,是那个时代普遍崇洋的结果,应当尽早修正,正确地继承发扬悠久的中华郁金香药物史、佛教史、香料史、文化史。详细的考证和资料可参考“郁金香现代化之误” (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 ,2008 ,10(3):8 ~ 11 )。第二,《南州异物志》郁金香的那段文字里郁金香已简称为郁金和郁花,《本草纲目》就明确指出,郁金香简称郁金和姜科Curcuma属植物郁金是同名异物的关系,并且认为晋左棻的《郁金颂》和元代《古乐府》所说的郁金是郁金香的简称,还有学者认为《太平御览》的郁金也是郁金香的简称。但某些学者却将姜科Curcuma属郁金和郁金香混为一谈,引起的误解和混乱至今仍难消除。第三,西藏产藏红花。公元前500年克什米尔已经种植成功藏红花,克什米尔至今都是世界著名的藏红花产地之一,与西班牙和伊朗所产齐名。克什米尔古籍称罽宾国,公元前115年,张骞出使乌孙,派副使至罽宾,罽宾国地处丝绸之路南道上的一条重要支线之上,罽宾商人经常来往中国。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地区是藏族的传统居住区,无论地理、民族,宗教与文化皆接近西藏,故有“小西藏”之称。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1765年)记载藏红产西藏,因为该地属于清朝版图。更不能忽视的是,公元8世纪的藏医经典《四部医典》记载藏红花(藏名“卡奇鸽尔更”就是产于克什米尔上品藏红花),因此“藏”红花如同川芎、怀地黄等一样,是中国著名的道地药材之一。但是相当多的专业人士和文献忽略了历史上西藏的一部分是产藏红花的,至少是就近从克什米尔进口而非“从地中海沿岸经印度传入西藏”。第四,郁金香和番红花的关系,《本草纲目》番红花别名撒法郎(《本草品汇精要》作撒馥兰)可以认定为Saffron的音译。《本草纲目》认为郁金香即 佛书“茶矩摩”或“茶矩摩香”而“茶矩摩”也就是Saffron,而且引用《南州异物志》和《唐会要》的叙述(见前)与Saffron相符。那么,《本草纲目》为何不明白郁金香就是番红花?《证类本草》卷9郁金条下谈及郁金香云:“今人不复用,亦无辨之者”,原因是郁金香产量少,很昂贵。“今人不复用”既可能“用不起”,也会是“没得用”,Saffron的生产确实存在断代情况,中世纪原产地生产量就很少,到了明代供应恢复后,不知其即为郁金香也在情理之中。另一个原因是在Saffron的原产区还有一种药物 Safflower(红花)  又名fasle Saffron(假郁金香,属于价廉的代用品),就是菊科植物红花 Carthamus tinctorius L.的管状花,在张骞出使西域后也传到中国,由于栽培生产容易而价廉,到了宋代已经成为临床常用药物,完全实现的本土化,而稀有贵重的Saffron(郁金香)仍被视为舶来品,故冠以“番”字。第五,万震《南州异物志》记载郁金香“香礼酒”介绍的是国外用法,即在酒中放入郁金香后为酒增色增香,也就是诗人李白“客中作”所云:“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在很多文学解读者则误解成是用姜科Curcuma属郁金泡制的一种美酒,凡是了解姜科Curcuma属郁金药材性质的人都知道,其色微有一点黄色,香气亦微,怎么“炮制”也香不起来,也难有琥珀之光。有鉴于此,继承郁金香“香礼酒”不失为开发色香味俱佳的西红花保健酒是大健康产业的需要。

综上所述,西红花成为法定名称,始于1985年版的《中国药典》,但其历史可以追溯古埃及和古希腊。在传入中国的过程中,经历了郁金香(Saffron)、番红花(撒法郎、撒馥兰)和藏红花等曲折变迁,又与姜科郁金和菊科红花牵连纠葛,但无论如何复杂,Saffron(郁金香)传入并中药化为按照中医理论使用(性味、归经、功能、主治)的药物学历史必须厘清和肯定,尤其是克什米尔Saffron(郁金香)至迟在魏晋时期传入中国,又是著名的藏药和藏成药的主要成分,印度大讲,我们不讲显然是不行的。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