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柏石的博客

奇柏石

 
 
 

日志

 
 

品味人参(代新年献词)  

2008-12-17 08:5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过节,给亲戚朋友送支野山参(人参)是一种时尚的健康关怀,也是情谊无价的体现。可市场上野山参价格相差极其悬殊,真假难辨,假货同样是要证有证,要照有照,令买家颇为犯难。其实每年挖到的野山参越来越少,上市流通的更少,琳琅满目的“野山参”多系“移山参”或“林下参”冒充,而卖家都说是真的。如何识别野山参的真假,本人以为不能简单地就事论事,需从大视野看人参,就像品茗、品酒、品三国那样,细细“品参”,大致可以从品名、品形、品味、品效等几个方面去了解野山参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中草药有千百种,能在医疗保健、经济贸易、政治外交、文学艺术等各领域都产生深刻影响的没有几种,人参便是其中之首。人参能起死回生(垂危病人服用参汤可以延长其生命至见到亲人最后一面)有许多生动的故事流传甚广,很多人相信其并非神话,而且深信人参能大补元气、提高生存和生活质量(包括性生活)。十八世纪以来,人参的野生资源逐渐走向枯竭,于是才有“移山参”、“园参”等品类的问世,经过近百年的努力,“园参”已经成为新兴的地方产业,长白山区“园参”产量分别占中国和世界人参总产的85%和70%,出口数量占国际人参贸易总量的60%。园参过剩,人参野生种群灭绝的危险不但没有降低,反而越来越严峻,可见野生变家种并不是解决中药资源濒危的唯一途经,也不一定是有效途径。

人参是一个特殊物种,是第四纪冰川孑遗在东北亚的珍贵植物,是我国古代中医药学家和劳动人民独具慧眼,首先发现并且不断验证和扩大人参“久服轻身延年”、“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这样奇特的作用。人参在草本植物中可谓长寿之王,在野生环境中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不朽。2007年上半年在长白山西南坡挖到一株原始野山参(图1),鲜重366克,体长145厘米,主须长112厘米,专家估计参龄有300余年。此前先后报道,在吉林抚松县挖到重285克、305克和390克(有人估计生长年限达500年)的野山参。数百年而不朽,无怪乎古人别称人参为“神草”、“地精”!康熙大帝有诗为证:“旧传补气为神草”;乾隆《咏人参》中赞为 “一穗垂如天竺丹”(形容其成熟果实鲜红如珠),并云神草“亦王气悠长之一征耳”。帝王把神草与江山社稷长治久安联系起来,可谓品参名之极。

 

品味人参(代新年献词) - 青松观 - h5horse5的博客

图1 号称“金冠王”的野山参

名是形的表示,古代医药学家命名人参本身就因为“根如人形者神”和“根有手足,面目如人者神”。把草根的形态与人体相似联系起来,进而发现人参的独特功效,是我们祖先睿智的充分体现,在科学不发达的年代,还未见在人参植物分布区内(包括北美的西洋参)另外一个民族有这样的成就。虽然园参的生产者们刻意培育“人形”之参(图2),但仅仅是“形似”而已,达不到神似,因此必要时人们还是选择“野山参”。其中的道理各有讲法,但最简单的是,园参几年,顶多十几年就要朽,是凡草而非“神草”。

 

品味人参(代新年献词) - 青松观 - h5horse5的博客

图2似“人形”的园参

人参有特殊香气(挥发油)和微苦(皂苷)的味道,行家一尝一闻,就知道其真伪优劣,真如品酒师鉴酒。李时珍论述三七时有 “颇似人参之味”之语,清代医家品尝西洋参时有“味类人参”的体验,这就表明古代医药学家早就有意识地用“味”(化学成分在人味觉中反应)来鉴别类似药物,而且是把“形”与“味”结合起来,并不因为三七和西洋参都是与人参同科属的植物,亲缘关系密切,都含有皂苷类成分而混为一谈:味似并不等于效同,人参功效是古人用出来的,有据可查的试验是令二人同走,口中含嚼人参者气息自如,三七等同科属的药材就没有这样的效果。在人参供不应求的时候,有些不搞临床的“专家”声称用三七可以“代用”,显然忽略了中医药学的临床实践。遗憾的是,在野山参以枝论价、且价比黄金贵几倍至近百倍的今天,尝味就要“毁容”,破坏其完整性,专家都无缘品尝,何况普通消费者。

中国人参为药的纪录至少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对现代科学产生持久、广泛和强烈影响的表现之一是,人参的国际通用拉丁名称 Panax ginseng C. A. Mey.从属名到种名都与中医药关于人参的功效和音义来确定,“Panax”的意思是“万灵药”,是根据古代文献记载“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久服轻身延年”而选用,“Ginseng”更是直接由“人参”二字的读音转化。仅仅两、三千年的时间人参资源枯竭了,名义上列为国家一类保护植物,实际上是纵容和鼓励采挖,并进行交易,新闻报道一再渲染“参王”的金钱诱惑。赏罚颠倒,功过错位,照此下去,“参王”及其子孙将彻底从自然界消失已经为期不远了。为了支撑山参市场,近年在山林下人工抚育人参,管理部门定名“林下参”,商家不满意,又改名“林下山参”(野山参哪有不长在林下的?),于是就可以堂而皇之地以“山参”甚至“野山参”之名招摇过市,“林下参”或“林下山参”只不过是一把保护伞,有哪一个商家在以此种名称出售?原生态的山参皮是深褐色的,芦比较长,纹明显,而“林下参”显然“嫩”得很,本质上属于栽培参,皮略发白,芦较短,纹不明显。更重要的是,生产者为了早见效益,施用化肥助长(当然很注意不要影响山参的造型),施用鼠药防鼠“偷吃”,这些有害物质不能不污染“林下参”。因此,这类山参的功效不比园参高多少,而受农药化肥污染的程度则与园参相差不大。

行文至此,作者深为人参的命运担忧。打死打伤一只东北虎要被判刑坐牢,挖到一株百年人参不但不受罚,反而因此获暴利。如果不把人参放到与保护东北虎同等重要的位置,不像保护大熊猫国宝一样,强化全民保护意识和措施,作为中医药学的标志性药物,野生人参将在本世纪中彻底消失,同时也是博大精深的“人参文化和自然遗产”的巨大损失。为了子孙后代还能品味人参的不朽,首先是呼吁社会公益项目和中医药主管部门,在具有生长条件的原始或半原始林区实施家人参种子的飞播(因为自然状态下人参繁衍途径之一是靠鸟食其果,排泄种子于野外),其次是呼吁有识之士利用可能的机会(如探险、考查、旅游等)将人参的种子带到其曾经生长过的幽境峡谷,仍其自然繁衍,如果几百年后又有“参王”问世,那将是我们这一代告慰神农们发明人参的最好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