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柏石的博客

奇柏石

 
 
 

日志

 
 

手表上的友情  

2007-08-11 07:5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平生第一次买手表是在1964年9月参加工作半年多以后,在一位好朋友的热情指点下,在信托商店里买到了一块大约有八成新的瑞士名表“摩凡陀”,2007年7月23日这位远在武汉的朋友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开人世,我对他的怀念和悼念方式之一便是写成这篇回忆文章。

这位朋友是我1964年分配到北京工作后结识的,他名叫李力,眼科医生,参加过抗美援朝,所以大约长我10多岁,可谓“忘年之交”。李大夫爱人在宜昌工作,因之也与当时我们这些单身们同住大白楼宿舍,每逢周末单身汉们便结伴逛街,我与他便熟识起来。大约是1965年的春夏之交,他得知我有买手表的想法,就当成他自己要买表一样的重视,给我出了很多好主意。因为我当时每月工资为46元,要买一只表,相当于现在买车、买房,慎之又慎,力求最大化的性/价比。其实那时可以选择的余地是很小的,国产新表数上海表最驰名,价格120元左右,也是当时经济条件可以承受的,以此为参照,我听从立大夫的建议,花同样的价钱买二手的瑞士名表。方向定下后,李大夫总是毫不吝惜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陪我逛遍京城的信托商行,徜徉于各款名表柜台前,精挑细选,给我讲解分析比较各种表的优缺点,我对他关于手表的渊博知识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最终花120 元买了“摩凡陀”,一直带到本1988年我参加一次国际人参学术讨论会,论文获奖得瑞士“天梭表”(电子),才“喜新厌旧”,让“摩凡陀”下了岗,但到现在还珍藏着。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不久,李大夫便调回宜昌,结束两地分居的日子,我推测他是在看不到有爱人调来北京的希望后作出了离京决定。到宜昌后他在眼科临床上的精湛医术得到充分发挥,很快就成为远近闻名的名医,经常被请到武汉等地会诊,这是我出差专门路经宜昌于1975年7月14日拜访他时了解到的。

李大夫作为长者,对于我这个小兄弟的友情是很真挚真的,他在1979年5月28日给我的信中写到:去年9月来京,在东直门大院和三里屯宿舍找了几遍,未遇,甚感遗憾,以至回到旅馆,“夜间辗转不能成寐,逐得小诗两首”,现录于此为念。其一:研院风光尚依然,流光转瞬十余年;百感交集返京华,寄语挚友心心印。其二:银海生涯二十春,鬓鬚飘霜映丹心;往事何足牵挂齿,自有党群知吾真。诗中“往事”是指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受到错误批判、并取消其预备党员资格,而且一直没有得到纠正,最终带着深深的遗憾告别人世。

1978年后他似乎未再来北京,2003年8月我到宜昌开会后,前往宜昌人民医院拜访,院方称他早已退休,现在武汉某处居住,同年11月我去武汉开会,按照院方提供的不太详细的信息寻找,当然是无果而终。转眼到了2006年底,忽然收到他的信,高兴万分,遂将刚出版的《南星集》和《南星集翼》寄赠。他在来信中述及身患多种疾病,尤以尿毒症最为痛苦,后来每周透析大有好转,电话中交谈起来,感觉他比之前精神好许多。可是当我7月29日再次给他打电话时,他爱人悲痛地告知:李大夫已于7月23日去世。

如今表旧人去,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李大夫平凡而坎坷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送君一曲《清平乐》:“灰飞烟灭,了断千秋业,为有今生情难却,何必来了又别。此去太空航天,路遥前程艰难,遍访五星银河,一万年后再见。”遥祝天国之路比人间好走!

(2007年8月12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